电商行业门户
  • 闲置平台如何重新定义二手价值?

  • 作者:   信息来源:网经社 2019-06-12 10:43
  • 分享到:
    收藏
  • 重新定义 闲置 价值
  •   6月3日,京东旗下二手商品交易平台“拍拍”宣布与电子产品回收平台“爱回收”战略合并,京东将领投爱回收新一轮超过5亿美元的融资和战略整合交易,本轮融资后,爱回收估值将超过25亿美元。合并后,京东集团将成为爱回收最大的战略股东, 京东拍拍二手总经理王永良将出任爱回收合伙人&联席总裁职位。

      同对手阿里、腾讯一样,京东看好二手市场。

      随着拼多多式的消费入侵一二线城市,消费降级早已是个事实,一线城市用户#嘴上瞧不上,身体很诚实#。

      消费升级和消费降级同时存在并不矛盾,断舍离正慢慢成为一种生活方式,进入第四消费时代的人们,其消费观念并不会发生倒退,反而会更加注重产品本身的品质,剥离了营销光环,在生活需求的物品上,开始追求性价比。

      根据央视财经的报道,截至2017年底,我国闲置物品交易规模已达5000亿元,并以每年30%以上的速度增长,预计到2020年可以达到1万亿元。

      数据显示二手市场的足够大,但二手交易市场总体仍处于用户习惯培养阶段,拍拍易主,究其原因,是因为二手物品电商想要吃到循环经济带来的红利也没想象中那么容易。

      一、买买买到卖卖卖,第四消费主义时代

      中国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已经改变了。

      低欲望的下流社会,正是日本社会当前的现状,在三浦展的著作《第四消费时代》中,日本全民缺乏奋斗的欲望,生活态度轻佻随意,是日本经济所要面临的难题。

      而中国的年轻人也正在发生着变化,从买买买到卖卖卖,及时处理冗余的物品,理性稍微观念回归,轻欲望成为国内年轻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不过据2019年4月麦肯锡中国发布的《2019年中国奢侈品消费报告》显示,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背景之下,2018年奢侈品市场的增长势头反而强劲。

      中国的年轻人撑起了中国奢侈品的半边天,但中国的年轻消费者并不忠于品牌本身,消费倾向当红的爆款单品。有钱任性的年轻群体,随时随地都在被种草,也可以随时无情拔草,将它们二手出让。

      二手物品LOW货属性,正在被新一代的消费群体重新定义。

      消费降级和消费升级同时存在,二手市场爆发,陆续出现了闲鱼转转、爱回收、回收宝等二手电商。

      闲鱼采取的思路是社区+内容+电商,弱化电商属性,通过鱼塘等功能,强化社区交流和内容分享,核心目的是刺激人们进行更多闲置物品分享。在支付环节,闲鱼与支付宝合作。

      转转则在标准化服务上下功夫,促使交易标准化,核心目的是提高交易效率和建立第三方信用体系。支付环节,转转与微信合作,已加入微信九宫格。

      爱回收主打二手3C领域,通过线上与线下流量打通的方式提供手机回收和以旧换新服务。

      回收宝也是从二手手机回收起家,如今已构建覆盖收、租、买、卖的循环经济生态。

      人们消费观念由奢侈到质朴,闲鱼转转等二手电商飞速发展,二手市场进入门槛低,可是二手利润并不高。

      二手闲置经济,跟刚需有很大不同之处,比如闲鱼可能价格白送,卖家佛系,买家鬼畜,年轻人更多是将其作为吐槽娱乐的方式,交易意愿低。

      闲鱼谌伟业曾在采访中表示,用纯商业的眼光去看待闲置交易是很大的误解,即使它是一笔生意,也是很小的生意。

      二手市场盈利还是如此艰难,主要还是因为不成熟的二手市场,存在着诸多痛点。

      二、一戳就破,二手市场的信任危机

      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呢?这是一句疑问,也是自嘲。

      二手交易市场历史悠久,从古早的半熟人社区、跳蚤市场到二手电商的转变,二手交易中最重要的体验基础依赖国内移动支付的爆发与物流的便捷,但闲置交易存在的信息不对称,用户之间信任度不高的特点,仍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改变。

      笔者认为闲置交易本身属于低频场景,在非刚需的二手闲置交易市场上,闲鱼通过主题帖交流、平台账号等级大小、芝麻信用高低所建立的信任如同泡沫,一戳就破。而凭借微信生态完成二手交易场景搭建的转转,交易效率或许不如朋友圈的二手转让信息效率高。

      目前,二手电商存在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供求不平衡,供需关系混乱等方面,一手电商只需少数商家便可满足绝大多数用户的需求,二手电商却是大量SKU对单一用户。淘宝网红一场直播可以卖掉几千万,放在闲置交易市场并不现实。

      阻挠二手交易市场发展的,还是在于用户信任度。

      首先货品验真难,山寨产品多。几万元的大牌正品,二手电商平台上仅售几十元并不少见,一部分买家收入低又想要大牌产品,在对25块包邮随机挑选一件奢侈品赠送的宣传动心后,最终买到山寨大牌。商品审核方式并不理想,被淘宝拒之门外的三无小商家则趁机大肆掠夺平台资源,消耗用户的信任和热情。

      其次交易过程难监管,诈骗现象突出,一些二手平台沦为中关村骗子的钓鱼网站,买家被骗点击虚假交易链接,卖家遇到专业到手杀的买家,到处都是套路,笔者尝试注册各个二手交易平台,发现注册方式简单,登录只需要手机号码或者微信,买卖东西发布内容门槛低,买卖自由,争对买家和卖家的审核机制不够成熟,芝麻信用750的骗子也依旧是骗子,真正的卖家和买家深受其害,平台价值被无限拉低。

      另外不少二手电商平台还存在灰色交易,在监管力度稍微松懈的地方,总存在一些藏污纳垢的角落。原味丝袜、大尺度自拍、上门服务等等不良交易充斥其中。

      当暴露出问题,二手电商着手解决的方式,是尽可能让用户之间建立更高的信任度,二手平台将自己更多视为中介第三方,其的监管责任被悄悄淡化,二手平台不能“既要又要”,想要成就用户美好生活的希望,就要具备相应的实力。

      三、以价值背书,二手市场谋求混乱中建立秩序

      有人认为国内的二手电商应该将目光放到更远的地方,比如借鉴日本的Mercari(煤炉),这家二手物品电商在上市前后颇受业内关注。

      Mercari(煤炉)是首个上市的二手物品电商,在日本有3500万下载量。Mercari的成功,在于日本国内二手交易市场发达,闲置市场对总零售的渗透率高,经济持续下行刺激二手交易,成熟的社会信用体系保障了交易的公平性。

      除了日本以外,欧美发达国家的闲置交易也非常活跃。瑞典二手交易占GDP10%以上,美国二手市场对总零售的渗透率接近1%。

      观察日本和欧美国家二手交易市场,不难找出两者的相同之处:产品质量的剩余价值可供交易、服务标准化、社会体制内的信用体系相对成熟。

      国内二手交易仍处于萌芽时期,创业公司寻求创新,头部公司也积极布局。以鱼塘社区的形式促进用户之间的交流,依托微信触达熟人社交圈,还有大大小小专注垂类商品的二手交易平台,竞争激烈造成二手市场拥挤混乱的现象。

      另外,国内二手市场爆发,同日本二手市场有极大的区别。

      日本曾是奢侈品消费大国,奢侈品消费从占据全球份额近三分之二到份额不足十分之一,《2019年中国奢侈品消费报告》提到,中国的年轻人已经越来越多习惯奢侈品消费,追求品牌却并不迷信大牌,更注重产品质量、设计等生产工艺。

      一边是省钱过日子,一边是大家学会了该怎么花钱,少交点智商税,国内消费者从追求奢侈品到追求性价比,消费意识变得更加理性实用。

      但在盈利困境、信任危机下,二手物品电商在中国要发展起来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因为国内的二手文化不够发达,二手商品等同是别人不需要的残次品,国人消费总是对全新的东西更感兴趣。

      近年来,自然、环保、简单的生活方式开始被更多人接受,欧美闲置市场人气很高,旧货店、跳蚤市场很受欢迎,瑞典还拥有世界上首个“二手商城”,这个商城已经运行快两年了。深度体验美国人的二手文化和去欧洲逛旧货市场已经登上不少人的出国游日程。国内二手电商可以适时作出调整,开发规模合适的实体店供人参观选购,提升消费场景化服务体验。

      二手电商还需为产品质量背书,将平台操作依托大数据,售卖的商品需要经过专业的策展,经过精心编辑后商品才会出现在热门推荐里。最大程度解决消费痛点,提高交易效率。

      用户之间的信任也需要平台来积极建设,严控信息质量,成立多人团队审核卖家身份,禁止三无小商家破坏二手交易氛围。

      虚心学习别人的长处,取其精华,处在用户消费培养阶段,二手物品电商应徐徐图之。

      但最关键、最核心:产品质量的剩余价值是否值得被交易,还需等待中国制造的成长。

      距离上一代,新一代的消费者对商品质量要求越来越高,Made in china到今天还未完全脱掉廉价、工艺粗糙等标签,中国制造的产品本身质量经不经得不起二手交易,中国制造能否在外部技术逐渐收紧的时代产出高价值,才是一手电商和二手电商能否走出混乱建立秩序的终极。(来源:翟菜花)